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107杨树苗 杨树苗
新闻动态
·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南方树种北方种植太难了
2019-12-15 21:56    来源:https://www.lqltmm.com作者:107杨树苗


    "南树北种"是指我国北方城市园林绿化中广为存在的用"南方树木"绿化街道、景区的社会现象。当然这里说的"南树"不仅仅包括原本生长在我国秦岭淮河以南的树木,还包括一切外来的非本地的植物物种。在我国南方城市中也同样不同程度的存在着用"北方"或者其他地方的树种绿化城市的现象。事实证明,"南树北种"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的绿化效果,反而推迟了绿化进度,浪费了养护成本,更为严重的的是它还带来了种种生态隐患。

01我只能一年青,二年黄,三年就得见阎王
近几年来,在我国北方许多城市的街道、绿地、住宅小区都不同程度的存在着用南方或国外引进的花草树木绿化置景的现象。北京市为在冬季保持绿色景观,于2002年在二环路两侧栽种了从南方引进的100万株常绿阔叶树,主要树种为大叶黄杨和金叶女贞,还有100多棵大油松。在地理位置上算不上北方的上海也从南方引进了不少棕榈科及其它植物等。在安徽、河南、山东、河北等地的大中小城市的街道公园也经常可以见到桂树、木瓜、玉兰、合欢树等南国树木婆娑的身影。引用"名牌树木""绿化大苗" "新稀彩色观赏树种"一时间仿佛成了北方大中小城市的绿化主流。

 

这些远道而来的树木的命运大致有三种:第一、大部分外来树种不能适应北方的生存环境1年或3年全部死掉了,如种植在北方街道旁、小区里的香樟树、合欢树通常都是"一年青,二年黄,三年见阎王"。第二、某些外来树种经过园林专家和工作人员的精心护理得以勉强存活,却在北方寒冷的冬季里不得不穿上"棉袄""电热靴"住进"草棚"。第三,个别生命力及其顽强的外来树木,在我国北方很快落地生根,开枝散叶。但正是这"顽强的生命力"却恰恰隐藏着更大的隐患。这些繁殖力极强的树种,往往会取代北方本土树木,给相关地区生物物种的生存构成严重威胁。事实上,"南树北种"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的绿化效果、反而推迟了城市绿化进度,浪费了养护成本,甚至在北方漫长的冬季里造成视觉污染。


据统计研究所有被人类引入过来的外来物种中,大约只有10%的物种能够在新的生态系统中自行繁衍。所以用外来树木绿化的进度比用本土树木要慢的多。用本地树种绿化行道1至2年就可以初见成效,改用外来树种3至5年都可能还没有结果。在鲁西南某小城有一个曾经用南方的合欢树绿化的街道,三年中在每一个赤日炎炎的夏季里都找不到半点阴凉。第四年不得已改种乡土树木柳树,来年春季就绿荫遍地。
02让我套上"防寒服"穿上"电热靴"过冬,好难受
为了能够使南方的树木在北方安然过冬,人们在冬季里极尽所能地用各种保温材料把他们包裹起来。这些保温材料一般是草绳子,草帘子,塑料薄膜和无纺布等。《西安晚报》在一篇报道中以题为《上千棵芭蕉树穿棉衣》提到,西安市专门从南方引进的城市绿化树种芭蕉树1000余棵、桂花树800多棵每年都要用草帘、塑料薄膜等包裹起来过冬。据北京市园林绿化局有关人员透漏,2007年北京市11.4万棵外来树要全副"捂装"过冬。它们的行头基本如下:穿披风,芦席和无纺布全身包裹;扎腰带,用草绳缠的密不透风;踏棉靴,树周围铺20厘米厚的马粪。诸如此类的例子不胜枚举,南方树木厚重的包裹不但破灭了人们对南方树木给北方冬季带来一抹绿色的幻想,而且造成了视觉污染。
外来树木的移植养护成本高的惊人,截止到2005年12月份园林专家粗略估计,北京有不适应气候的"南树"在10万株左右,其中花费的大量移植和养护费用足够栽种和养护北京本地树30到40万株。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买一棵外来树的的现象在北方城市园林绿化中司空见惯,这些外来的"名贵树种"越冬装备价值不菲,不仅仅限于草绳草帘。例如棕榈、椰子等南方树木在北京过冬,园林专家要给它们套上"防寒服",穿上"电热靴",用上"加湿器",人为地营造出一个和北京当下气候截然不同的小环境。以穿"电热靴"为例,给外来植物穿"电热靴"首先要将原有树坑再挖深,然后用保温板环绕树身将树坑围挡起来,再用发热电缆缠绕在保温板内侧,以保证电缆发热的时候,热量能够集中在树的四周。发热电缆的另一端连接在温控器上,温控器的温控探头埋在树根地下,当温度高于18摄氏度时,电缆制动停止工作。这些装备长达4个月的运行成本高得令人咂舌。
03带来的生物污染和破坏,却不能怪罪于我
更加令人担忧的是"南树北种"带来的生物污染。据统计研究能在异地正常存活的外来物种中,大约有10%会造成生物污染。这些污染物种一般会造成原有生态破坏,原有物种丧失,对人和其他生物的生存构成极大威胁。根据北京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刘全儒教授2006年野外调查研究整理的数据得知,入侵北京的外来植物种类约在36种以上,分属13科,包括6种被列为我国检疫杂草的恶性入侵植物。来自加拿大的"生态杀手"一支黄花,历史上曾导致上海地区30多种土著植物消亡,目前已经在浙江、江苏等大部分地区泛滥成灾。剿不灭的"狂花"黄顶菊,2006年曾经肆虐河北省衡水、沧州、邢台、邯郸、石家庄和廊坊7个市47个县。"黄顶菊疫情攻坚战"到目前为止在河北省的部分县市仍在继续。"不速之客"火矩树每种下一棵,第二年就会发展成100多棵,5年后就会覆盖半径5-8米的所有土地,并表现出强大的侵占力。凡是火炬树成片生长的地方,其他本土树木都被排斥在外。据专家介绍,在全世界濒危物种名录中的植物,大约有35%至46%是由外来生物入侵引起的。最新的研究表明,生物入侵已成为导致物种濒危和灭绝的第二位因素,仅次于生存环境的丧失。
04本土树木生"洋病",我可负不了责
外来树木死的快,本土树木生"洋病",已经成为城市园林绿化过程中普遍存在的事实。外来树木一方面不服水土,另一方面也难以抵御异地的病虫害、细菌、病毒等的侵袭而纷纷死亡。但是和外来物种伴生的病毒、细菌、病虫等却有更多机会存活了下来,并继续危害本土树种。一篇来自《绿色时报》题为《树木病虫害祸害东北》的报道中说,2005年5月吉林省森林病虫害防治检疫疫情专项调查结果表明,长春市、吉林市等地同时发现多处日本松干蚧疫点,全省分布面积已达21.6万亩,发生面积13.59万亩,比去年同期上升了15.5%。此外还有大名鼎鼎的危害辽宁、河北、山东、天津、陕西等地树木的 "美国白蛾"等。
05被誉为呼吸道和哮喘病人的无形杀手,冤死我了
许多外来物种所产生的粉尘,是呼吸道与哮喘病人的"无形杀手",直接影响到人类的健康。打喷嚏、流鼻涕……这些典型的感冒症状现在已不再是着凉感冒的"专利", 因为随着外来污染物种的侵入,某些植物也会对人体产生这样的影响。例如原产北美的三裂叶豚草不仅是一种恶性农田杂草,而且是一种致敏性植物。在开花时期,三裂叶豚草能散布大量花粉,花粉中含有水溶性蛋白,与人接触后可迅速释放,引起过敏性病态反应,给当地居民健康带来极大危害。当花粉密度在40~50粒/m3时,人们吸入后就会出现咳嗽、流涕、哮喘、眼鼻奇痒或皮炎等症状,严重的会并发肺气肿、肺心病乃至死亡。
06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南方桂花树有有嫦娥奔月美丽的传说,北方老槐树有天仙配动人的故事。桂树有卢照邻"独有南山桂花发,飞来飞去袭人裙"的诗情,槐树亦有白居易"凉风木槿篱,暮雨槐花枝。"的画意。由此可见,南北方文化各有优长,南北方树木也实在分不出优劣高下。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同理"一方水土养一方树"。有一个家喻户晓的故事叫做《晏子使楚》,里面有这样一段话:"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叶徒相似,其实味不同。所以然者何?水土异也。"事实的确如此,橘树如果被人为地种到北方,不是不长个,就是不结果,或者接了果子味道很苦。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樟树,在南方生长是常绿的,但是到了北方,它也来了个"入乡随俗"变成了冬季落叶的树木了。"什么山就种什么树,什么山就唱什么歌"。
这样的道理,早在几千年以前伟大诗人屈原就用他那富有诗意的语言精辟地阐释过了"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受命不迁,生南国兮。深固难徙,更壹志兮。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古人都明白的道理,我们当今每一个现代人恐怕也应该认真去对待吧。

  相关信息
友情链接: -->